今天是:2019年01月17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东方周末老家老

老家老

时间:2019-01-04 08:07:02来源:江苏工人报数字报作者:编辑:admin

 李明

说是近乡情怯,一点儿也不虚妄。清明回乡祭祖,也是我心疼病发作的缘由。

一走上村头小路,脚步便要加快三分,脚底似有一股热流在涌动。来到自家老屋前,我睁大眼睛,左看右看,四处寻觅,想找回三十年前的印迹。

眼前,萎顿的老屋,连同一同回乡,正站在老屋前父母苍老的身影,灼痛了我。记忆里的老宅,开阔、温暖、明亮。可是,眼前已然萧索、狭窄、不堪一击。原先,身强力壮、力大无穷的父母亲呢,怎么突然矮小了许多?还有那些年小屋里传出的一阵阵女孩子们的笑闹声呢,都去了哪里?

邻家新楼富丽堂皇,傲然耸立,盛气凌人的样子,生生挤疼了我家屋后的老树和蹲在树下的老屋。老树被他们砍去了长长的“手臂”,向天空伸着断肢残臂,怎不叫我心碎!低矮的老屋在高楼映衬下,愈发显得摇摇欲坠。风烛残年的它,早已被高楼“瞰”疼了脊背,更添一番伤感。老屋,老树们委屈的泪不止,夜夜在小声呜咽,久久不睡。

透过破旧的窗隙,看到三十年前笨拙的旧家具,它们相互挨挤着卧在地面,积满了厚厚的尘灰,依稀记得是少年时用过的物什。零落的小院杂草丛生,堆放着邻家的稻草垛。树头的几只老鹊喑哑低唤,诉说经年守护的孤寂。

门前的小池塘,那沸腾着童年欢乐的人间天堂,已不复盎然的美丽。白鹅戏水,碧波荡漾,早已是旧年的景致。此时,黄黄的泥浆上漂着腐枝败叶,塌陷枯萎,似一枚皱缩的干枣核。岸角的老柳昏昏欲睡,已是耄耋之态,新生的小树参差秀挺,已将它抛弃在时光之外。是谁改变了它葱绿青春的容颜?

西边宽阔的村路,还藏着小伙伴奔跑的足印,留着乡亲们咸涩的汗水,现在却如羊肠一样细弱,载不动归人背包里的一丝乡愁。时间,去了哪儿?

老家老了,多看一眼,便心疼一下……一定是源于同样的原因,父母实在不愿看见它现在的模样,坚持要把它卖掉,好让别人重新翻盖上新房,而我却万分不情愿。因为那一小片热土,有过我多少童年的欢乐,失去它也就失去了记忆。年轻奔忙的父母,一日三餐的温暖,闹腾腾的姐妹,过去的图景仿佛就在眼前……

我知道,这世上,只有我的小村庄,才懂得我旧时模样,才会轻唤我的乳名。只有在遥远的老家,我的心灵才能回归。这个诺大的世界,有无数美丽繁华的好风景,但在我眼里,却没有一处可以胜过它。我始终记得,地球上叫我眷念的这个小村子,是我灵魂皈依的家,只有住进这温暖的家里,我的心才能妥帖安放。

再次翻看老家相片,那破败的院落、颓废的老屋、干枯的小池塘,都消逝在光阴深处了。我的眼睛为何这么酸涩,那深深的童年情结,那一家人风里雨里走过的岁月。

老家,在我的记忆里远去了。似曾丢失的故土,遗落的童年,梦里千回百转,匆匆一瞥,便叹息声声。那时那刻,此时此刻,波澜不息,似秋水漫溢,一发不可收。

已是人间四月天,杨树叶子已经抽芽长叶,新绿赭红的颜色,映照着金灿灿的阳光,绵延的村路在向远方伸展……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