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2月18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衣食住行外卖平台遭吐槽:掌握资源惹不起

外卖平台遭吐槽:掌握资源惹不起

时间:2019-01-14 09:24:02来源:江苏工人报数字报作者:编辑:admin

艾媒咨询今年3月发布的《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显示,过去一年,中国在线订餐用户规模为2.56亿人,同比增长22.5%。点外卖已成为不少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与传统“来电叫餐”不同,在如今的外卖生意中,在线订餐平台取代无数个散户型商家,成为新业态的建设者。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外卖平台市场呈“三足鼎立”局面,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市场份额累计达到了94.1%。

在线订餐看起来欣欣向荣,但调查发现,不少商家感觉生意越来越难做——平台带来了订单,也摊薄了单价和利润;平台制破除了位置优先的“高租旺铺”,却新立了排名优先的“付费推广”,这给商家增加了负担;建立了新的盈利模式,却没有合理的分利机制等。与此同时,经历过市场早期红利的用户也逐渐发现,曾经方便又省钱的外卖悄悄涨价,配送从“增值服务”逐渐变成“有偿”服务。离不开,却也逐渐吃不起。

新问题:

平台三足鼎立“签独家”频发

外卖平台“三足鼎立”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频频出现的“签独家”问题。

南都记者在走访中获悉,有商家表示曾接到外卖平台要求,如果要在其平台开展经营,必须与之“签独家”。事实上,这并非个案。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监管部门对于外卖商家的监管越来越严格,一些不具备餐饮服务资质的小商户正在逐渐被淘汰,这一趋势都导致外卖平台要强化独家合作,以确保掌握足够多的优质商户资源,实现与对手的差异化竞争。

目前,已有外卖平台因为迫使商户“签独家”,涉嫌不正当竞争而受到处罚。

互联网产业律师、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柯立坤认为,“类似的要求商户只能以二选一的方式入驻平台,近年来在司法实践中,普遍观点均认为系违反公认的商业道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根据新修订后的《反不正当竞争法》(2017年11月4日全国人大通过修订)第十二条,“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实施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这也因为过往案例中,有互联网公司之间曾经实用技术手段,通过冻结商户后台操作权限的行为来排斥其他对手。”

柯律师进一步提到,“部分互联网公司一年累计收到大量的小额行政处罚决定,由于处罚金额太少,没有因为短期内受到大量处罚,而在后续的罚单中被考虑惩罚性处罚,这是应予关注和改善的。接受行政处罚的目的在于纠正违法行为,而不应该因为获利较大,而将接受处罚预算化、常态化了。”

商家吐槽:

“不做广告就没单量搞活动赔本赚吆喝”

吴哲站在面店门口,点着一支烟,有点焦虑地看着临街一排小饭馆。

他告诉南都记者,“我们八家饭店都是一个房东,空间也差不多大。我们家的堂吃生意是最好的,午饭时都忙不过来,可外卖一直没有起色。”

吴哲是一家加盟店的店长。今年9月,他在广州五羊新城附近开了一家分店,主要经营面食。11月,他开始上线在线订餐平台,但运营效果并不好。“像我们,今天马上到午饭点了,总共才接了1单。这样下来,一天能有十三四单就算好了。”

吴哲觉得,在线订餐是在做“流量”或者“单量”的生意,新店铺尤其如此。开店之初,吴哲的店受到了“新店开张”专属支持,得到了7天的平台首页曝光期。“那段时间店铺单量和流量明显增加,可过了窗口期就没了,后续就跌下来了。”而且,在用户对比搜索时,用户更偏向于单量大、评价多的店铺,单量少的新店就比较吃亏。没有活动就没有单量,没有流量就没有曝光量。吴哲说,店员都笑话自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虽然平台的市场经理一直建议吴哲做推广活动拉单量,但吴哲认为做活动是“赔本赚吆喝”,平台扣点太高并不合理。他举例说,在满26减8的活动中,一份22元的面,加上外卖盒、派送费,轻松就超过26元。首先,平台会抽走15%-18%,即5块。然后,是满26减8元的优惠,又抽走8块。最后,吴哲实际上拿到12/13块。“这个利润肯定不如堂吃效果好”。

据新华网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