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士硕儒

新媒体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抖音扫一扫
打开微博扫一扫
首页 内容详情

奇士硕儒

发布时间:2019-10-24 10:31:21

王勣

顽石如船心止水,

草堂窗前夜色垂。

墨落留香明月照,

坐定任尔清风吹。

归乡,会徜徉在家乡历史的遗迹之间:爱晚亭、岳麓书院、湖南第一师范……而在长沙最热闹的中山东路上,车流不息,人流不息。一侧的人行道上,突然开拓出一块平地,进深一两丈,一幢经过修缮的晚清建筑,大面的粉白墙头是用黑布瓦堆砌而成,一扇古朴的黑漆大门并不气派,但是门上方的四个大字“船山学社”却遒劲有力,这是毛主席亲笔题写的。毛主席一生为小展馆题字书名并不多见。

它的旧址最早是曾国藩祠,初为思贤讲舍,后由刘蔚卢等人为了纪念明末清初的王船山,设立了船山学社。王船山,本名王夫子,因为晚年隐居于湖南省衡阳大罗山,大罗山“有石如船,顽石也”(见《船山记》),故自号船山病叟,后被学者尊称为船山先生。这位明末清初的瘦弱文人,为什么能够得到如此荣耀的褒奖呢?这背后的故事,让我们决定到南岳去,到衡山去,到祝融峰去,到王船山的湘西草堂去,访古探幽,觅知寻根。

我们的汽车沿着107国道飞驰,路边景致忽闪而过,满眼就是东南丘陵赭红的土地,葱郁的植被,宛如暗红的大袍子,绣缀上了大朵大朵深绿色的花色图案,而湘江就像一条银色的玉带,弯弯曲曲、闪闪亮亮、若隐若现、束裹其间。田垄上,有荷锄而行的农夫,一、两头水牛慢悠悠在前面带路,宛如带领我们穿越时空,远离喧嚣浮躁的城市,重返宁静致远的天地。

近了,近了,当汽车驶入衡山县,已经能够望见一座座层林叠翠、绵绵相连的山陵,一种肃穆神圣的情感在我心中陡然而生。在车上,我不再左顾右盼、嬉戏玩笑,而是正襟危坐,翘首以盼能够早点登上湖湘文化、祝融火神的圣地——衡山的祝融峰,亲身感受红艳艳的朝阳火轮,喷薄而出、激动人心的那一刻。

为了选择最好的时间和最好的角度观看日出,我们在祝融峰山下耐心等了几天。这一刻终于到来,我们终于登上山峰。眼前,黑黢黢的夜色即将褪去,高峰之上,仿佛置身混沌初开、乾坤始典的境界之中。云海翻腾间,顿时霞光万丈,一轮红日将天地照亮了,一时间衡山的群峰,恐怕遥远的三湘四水都沐浴在光芒之中。祝融峰供奉的是赤帝火神祝融氏,在古语中,“祝”是“永久”的含义,“融”代表“光明”,“祝融”二字,合在一起,表示为天地万物带来永久光明的寓意。唐朝刘禹锡的《望衡山》诗歌流传至今:“东南倚盖卑,维岳姿柱石,前当祝融居,上拂朱鸟翮。青冥结精气,磅礴宣地脉。还闻肤寸阴,能致弥天泽。”祝融峰正是这样一块宝地,它孕育了生命与智慧,它的光明福泽人间。王船山,这位其貌不扬的文人,就出生在山下,他的湘西草堂,就在山旁。

下山后,我们顾不上好好休息,便迫不及待地开车径直前往王船山的隐居之地——曲兰镇湘西村菜塘弯的湘西草堂瞻仰。抵达目的地后,我看到只是一处恬淡平静朴素的乡间民舍,愈发难以抑制住心中涌动的仰慕之情。正是在这间草堂里,王船山,从57岁到74岁,经冬历暑,刻苦研读,完成了《周易内传》、《读通鉴论》、《读四书大全说》、《尚书引义》、《宋论》等约八百万字著述。这些长篇巨著成为湖湘文化的重要源头,王船山被尊为湖湘文人的精神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