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结合新阅读 ——品读黄强《绣罗衣裳照暮春》

新媒体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抖音扫一扫
打开微博扫一扫
首页 内容详情

文史结合新阅读 ——品读黄强《绣罗衣裳照暮春》

发布时间:2020-09-18 01:57:41

黄沐天

文史不分家,就是说文学与历史是相融共通不可分割的。一部《史记》是历史作品,又是文学作品,《鸿门宴》中记录项羽与刘邦相会明争暗斗,却又写出了樊哙等人物的行为,对话精彩,个性鲜明。一部《古文观止》何尝只是文学作品,也包含若干历史作品。

黄强写服饰史,也贯穿文史不分家的特点,新近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绣罗衣裳照暮春——古代服饰与时尚》就体现了这样的风格。这是一部说中国古代服饰流变与时尚变迁的专著,属于专门史的范畴,但是中国古代诗词中又记录了社会时尚与服饰流变,“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大诗人杜甫在唐天宝十二年,看到了权力熏天的杨玉环、杨国忠、虢国夫人、秦国夫人兄妹们春游的情景,感受到杨氏兄妹的奢华生活。写下了这首《丽人行》,记录杨氏兄妹骄奢淫逸的生活,诗中也客观描写了杨氏兄妹服饰的奢华、精美。杜甫的诗歌有“诗史”之誉,它是用诗歌谱写历史。这首《丽人行》,同样记录了当时的时尚风情。

《绣罗衣裳照暮春》善于用诗词以及文学作品来论述服饰与时尚的变化,如唐代女裙、宋代女裙,诗词记录颇为详尽。唐代女裙色彩丰富,有红、黄、绛、绿、白色等色,于是唐诗中有了“眉黛夺得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的描述。杜甫诗“蔓草见罗裙”,王昌龄诗“荷叶罗裙一色裁”,所咏的均为绿裙,可以想象亭亭玉立的少女,腰系红色的石榴裙,或者碧绿罗裙,款款而行,风姿绰约,真是一幅精妙的画卷。

都说宋代服饰保守,黄强在其著作中说明,北宋时期尚无理学,服饰风格仍然沿袭唐风,呈现开放、艳丽特点。“轻衫罩体香罗碧”就是这一风尚的写照。再如“坐时裙带牵纤草,行即罗裙扫落梅”,罗裙垂长,拖到地面,穿裙女子行走时,可以清扫地上的落花,裙之长,可见一斑。这是文学夸张修辞的运用,也是服饰时尚的解读。读到这样的诗句,是否让我们对于大宋服饰及其文化又有了一种新的了解?

“衣以章身”,以物传情,说衣裳可以彰显人的内在品质,传递审美情趣;以文说史,说史论文,文史结合,既传递了知识,又兼顾了趣味性,可读性。让读者在轻松中阅读,可谓高明写法。又有如此高端、大气、时尚的封面设计,见到《绣罗衣裳照暮春》这样的书,读者能不心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