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南京非遗传承人葛才金: 捶打万次成就微米金箔

江苏工人报数字报 2019-05-13 08:40

葛才金在研究打箔技术

本报记者 朱波

新一批“南京工匠”在五一前夕出炉,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专注打金箔事业33年的葛才金榜上有名。他深有感触地说:“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承载者和传递者,我一路走来,深感莫大的荣誉和肩负的重任,我将一如既往地为金箔技艺的传承和企业的发展做出自己一点贡献。”

1965年出生的葛才金,是南京金陵金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打金箔工人。目前,他是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金箔锻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葛才金告诉记者,金箔制造工艺有着1700多年的历史。其制造工艺包括黄金配比、化金条、拍叶、做捻子、沾金捻子、落金开子、打金开子、装开子、炕家生、打了细、出具、切金箔12道工序。“这样一锤又一锤,一包金箔1920片,两个师傅轮流锤打3万次,金箔才能薄如蝉翼、软似绸缎。”葛才金说,一张金箔的厚度仅有0.11微米,比头发丝还要薄。民间流传,一两黄金打出的金箔能覆盖一亩三分地,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打箔的功夫。

一张上乘的金箔要求是不毛、不破、不丁、无沙眼、薄厚均匀且箔泽光亮。在整个制作过程中,“打了细”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它由主锤和辅锤两个师傅共同完成,打金箔时,主锤坐上工位,右手持7斤重锤子击打乌金纸包,且打击力度既不能过重又不能太轻,而此时的左手则需按着放在特制石头上的乌金纸包,并随每一次捶打不停地前后左右移动乌金纸包。这样每天要锤3万次左右,非常耗体力。

人工打金箔最难的就是练功,业内又称“滑膀子”。为了练就纯青技艺,葛才金每天凌晨4点钟就起床练功,经过不懈努力,技艺很快得到提升。他凭借着几十年的打箔经验以及过硬的打箔技术,可将黄金锤打成0.11微米厚的金箔,且不破碎、无沙眼,经他的指导,能让几近无用的了细“起死回生”。

怎样将传统的工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使它创新发展?葛才金一直在思考和探索。据他介绍,近几年,公司开始尝试用机械打金箔,并开发全自动打箔机器人,葛才金作为生产骨干,也参与研制。“我主要给编程的工程师提供数据,反复试验并不断更改。”他告诉记者,目前机器人已经研制出来,但还在不断优化数据。“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技艺不能丢,但我们要不断创新,才能让南京金箔走得更远更久。”

尽管现在已是机械打金箔,但葛才金认为,传统技艺需要传承,他想把打金箔的手艺传给年轻人。这些年,葛才金先后带出了22名徒弟,“我还在继续寻找好苗子,把手艺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