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山居笔记(外一篇)

2019-09-06 10:19

柳再义

清晨,我从佛手湖边上山,经过一道铁栅栏门。山里的空气在雨后,就更加清新了。但是我在这里的时间有限。

不敢停留。黄昏,需要返回驻地。这时,发现门被锁上。有一位老者坐在门前。我问怎么进去,要到四方酒店。他说,刚才那个手持南瓜的人,将钥匙拿走了。你自己摸索吧,应该不远。

这让我一下子慌张起来。这老山已是非常的老,但对于我是陌生的。会不会迷路?我没有一点把握。只好沿着围墙走。偶尔会有几辆车从身边经过。我向路人打听,他们也是一脸茫然。

山路起伏,盘旋,蜿蜒,就像未来。树木和花草铺展在道路两旁。同样的一段山路,有各色人等行走。究竟是何种感受,完全就看心情了。倘若带着任务,是无暇顾及风景的。

我出来时,栅栏门明明是开着的,返回的时候却被关上。那个手持南瓜的人,他是怎么想的呢?还有那位老者,他似乎就在我身后嘲笑。难道说人生就是一场游戏吗?

其实围墙并不高,后来变为铁栏,再后来变成泥芭墙了。就是个象征。但是我不想翻越,而是按照生活的规则行走。

人是没有办法走回头路的,也不知道前面的路,究竟有多长。有时候明明是白天,却像黑夜。这是一趟孤单的旅程。

岸边的苇草

要多少安静,才能生长这样的苇草呢?

我坐于初秋的下午,在老山的水边。听见白桦树叶子的响声,煽动了风。而风又吹皱了水。水波迈着小碎步,拨动了树的倒影。

空中的叶子和水里的叶子,其实是一回事。之所以那么默契,完全是因为风。

我觉得苇草并非就是荒芜。拥抱苇草就是拥抱自然。当人类对苇草表示了热爱,苇草就会变得透明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