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高淳秋韵

2019-11-07 08:21

 一 瓢

当夏天最后一声蝉鸣消失在文峰塔下的枫林里,当最后一朵夏荷在水慢城的小桥下凋谢,当第一波螃蟹爬到了老街的饭桌上,高淳的秋天悄无声息地来了,让你猝不及防。

水慢城的花海还在灿烂,残荷却已映月,留水中一抹孤独,宁静处无蛙声一片,却听秋虫啾啾,远远地,有桂子飘香,若隐若现,疑似月宫落花雨。月明夜,水乡蟹塘有点点灯火,夜深露重,蟹农忙蟹事。

阳光逐渐温柔起来,村庄开始晒秋了。这是个多么温馨而美好的字眼!老房墙根边的南瓜藤渐次枯萎,带着白霜似的老南瓜们被堆入在堂屋的角落里,刚从菜地里采回来的红辣椒在院墙上明亮着一秋的红色,院场里铺满一地金黄,那是稻子颗粒归仓……村庄色彩绚烂。墙边老柿树的叶已凋落得差不多了,一树的“红灯笼”张扬了起来,挂在树上的红艳,放在窗台上的晒得软绵通透,如果你恰好路过,停下脚步张望着,好客的主人会顺手在窗台上拿几个绵软熟透的柿子塞进你手里:“吃吧,吃吧。自家的,树上多着呢,要的话,自己打几个下来。”于是,你会迫不急待地捉着柿子,轻轻撕开一个口子,用力一吸,那甜就弥漫了整个身心,秋意直接吞进了肚里,微凉,清爽!

村庄之外,还有稻子未收割,秋风乍起,稻浪滚滚,行走其间,闻田野气息,随手扯下一二颗稻穗,搓揉片刻,白胖透亮的米粒在手心处在秋阳中闪亮,新米清香。收割过的稻田,一把把稻草捆扎着被零散地扔在田里,偶尔还能看到一个草垛,想起小时候,每当收割季开始,大人们把晒干的稻草捆扎成一个个稻草把子,然后一层层堆码成圆形的草垛堆,留待自家烧锅做饭用。那一个个硕大的草垛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躲猫猫,躺在里面晒太阳,还可以拉出稻草搓根绳,一起玩跳绳……秋天的阳光依然灿烂,稻草垛成了慢城四处可见的稻草人,可爱地立在各处欢迎着四方的游客,依然吸引着孩子们围着戏耍。

大山之顶,杂树被霜染成了浓淡不一的颜色,浅黄深红层层包裹着文峰塔,让重建之塔添了一种古朴,添了一种静穆。山上塔铃声声,山下枫叶沙沙,一次霜寒,让叶红于二月花。林间阳光斑驳树影婆娑,近观是一叶叶透满阳光的深红,穿行在枫林间,整个人都渲染成秋天的红,走出枫林,那路边随处可见的秋花扑面而来,秋,绝不会是一种淡淡的忧愁,那是一种明朗,那是一种静好。

走过村庄,走过枫林,又行走于一垄垄茶园之间。不见采茶人,唯见垄上茶花初苞,春天的茶已老去,秋天的茶花慢慢地会开满整个三条垄,绿色依然,只是变得深沉。

还是会爱极那些失去了绿意的荷。从丘陵走向圩区,沟壑之间,河水之中,有水的地方就弥漫开来的荷,似乎一夜之间失去了生命力,枯黄的荷叶皱成一张老妇的脸,虽失去水润,却增添些许温和,残荷流水中,断莲成水墨,繁华过后归于平静的美,是那么触目惊心——老去,也可以这么美艳!

秋天的高淳怎能少得了螃蟹?静坐枯荷边,桌上一只蟹,一壶酒,不需要任何下酒菜,细细品,慢慢饮。这时,高淳老街上偏偶一处的石榴树疯狂地长满了一树的果实,低垂着身姿迎接着来品蟹的四方来客,老街成了高淳的标志,蟹,成了老街的标志。

从漫山遍野的绿茶蔓延到月下蟹影晃动的圩区蟹塘中,从金黄稻浪的田野走入胭脂石铺就的老街,这个不缺阳光的秋天里总有些什么拨动着心弦,让人不由自主地走入这个由浅到深的秋的慢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