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高 粱

2019-11-07 08:22

 池 墨

提起高粱,很容易让人想起著名作家莫言的作品《红高粱》,它被著名导演张艺谋搬上影幕后,让高粱这种植物名声大噪。电影《红高粱》里,一队迎亲的队伍行走在乡间道路上,当他们走进青纱帐后,跳出了一群土匪,面对凶悍的土匪,迎亲的人群立即作鸟兽散,只剩下可怜的新娘。面对凶悍的土匪头子,孤零零的新娘只能任由他粗暴地将自己抱进高粱地,男人的野性在高粱地里得到了尽情地发泄……

电影《红高粱》让女演员巩俐一举成名,也让张艺谋获得了巨大的荣誉。更重要的是,人们也记住了高粱这种植物。

俗话说人如其名,这句话用在高粱的身上,也很合适。高粱高粱,名字里有高,说明它长得高。高粱身形颀长,在庄稼植物中,可以说是鹤立鸡群。高粱与玉米一样,都是高杆植物。每到夏季,高高的高粱就会遮挡住人们的视线,大片的高粱就会形成青纱帐。《红高粱》里的土匪,就是利用高粱的遮挡来打家劫舍,土匪头子,也是利用高粱的遮挡,才顺利地完成了对女主角的侵占的。

高粱属一年生草本植物,禾本科,性喜温暖,抗旱、耐涝,秆较粗壮,直立,叶子窄而细长。高粱可以食用、酿酒,也可作饲料。小时候,苏北农村也会大片地种植高粱,只是,没有人把高粱当作食物。在苏北,高粱一直属于经济作物。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高粱最大的用途,是用来扎刷帚。高粱成熟后,用镰刀将高粱穗割下来,捋去高粱的种子,剩下高粱穗,人们找来细绳子,将高粱穗子捆扎在一起,就成了刷帚或者笤帚,人们用来刷锅洗碗和扫地,不用到市场上花钱去买。至于高粱种子,有的拿来喂鸡,有的则卖到粮所。

小时候在苏北农村,高粱还有一个重要的用途,就是高粱的秸秆可以用来当烧锅的燃料。相比小麦和稻子秸秆,高粱的秸秆耐烧且火力旺盛,加上高粱长得高,秸秆丰富,是农村人重要的烧锅燃料之一,因此备受农民喜爱,从而种植也较多。

高粱别名又叫蜀黍、桃黍、木稷、荻粱、乌禾、芦檫、茭子、名禾。但是在苏北,人们一般称高粱为秫子,而很少将其称为高粱。只有作书面语的时候,高粱才被称为是高粱。

“肃肃鸨行,集于苞桑。王事靡盬,不能艺稻粱。父母何尝?悠悠苍天!曷其有常?”这是《风·唐风·鸨羽》里的诗句:大雁簌簌飞成行,成群落在桑树上。王室差事做不完,无法去种稻子和高粱。用啥去供养父母?高高在上的老天爷啊,生活何时能正常?在诗经中,提到庄稼的诗歌,多数反映了人们对暴政与现实的不满,诗人通过劳动人民的切身感受,来反映劳动人民历经的苦难与痛苦。诗人以诗歌的形式,来表达对现实的不满,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与憧憬。

同样,《雅·小雅·黄鸟》一诗也表达了人们对现实的憎恨与不满:“黄鸟黄鸟,无集于桑,无啄我粱。此邦之人,不可与明。言旋言归,复我诸兄。”翻译成现代诗文就是:黄鸟黄鸟你听着,不要聚集在桑树枝上,不要啄食我的高粱。这个地方的人,不可与他讲道理。常常思念回家去,与我兄弟在一起。《黄鸟》讲述一个背井离乡的人到异地他乡,来寻找原本以为没有压迫、诚实守信而又和平安宁的天国乐土,却哪里料到这却是一场虚幻而美丽的梦。诗人借黄鸟啄食桑叶,啄食高粱来暗喻贪官酷吏对老百姓的压迫。

读着《小雅·黄鸟》一诗,我仿佛听到了诗歌里那个农民面对黄鸟愤怒的声音,黄鸟贪婪而又狡猾,面对黄鸟啄食庄稼,农民既愤怒而又无可奈何,满腔的怨愤,溢于言表。

高粱作为庄稼,本来是为人们提供食物的,然而,却遭到了黄鸟等的蚕食,真是暴殄天物啊。至此,我忽然明白,《诗经》为什么会对庄稼类植物这么偏爱,民以食为天,庄稼生产出人类赖以生存的食物,没有了庄稼,人类就无法存活,因此,庄稼才是最能表达人们情感的植物。而作为人类文化的结晶,作为反映劳苦大众疾苦的《诗经》,又怎么能够忽略它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