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花头轶事

2020-01-10 08:36

杨孝洪

邻居花头,大名陈龙,因小时候的一场病,头发掉得有一沓没一沓的,我们都叫他“花头”,至于陈龙的大号,早就被大家遗忘。

花头一生叮当,终了也没讨上个媳妇,总喜欢在大姑娘小媳妇的胸前,屁股上扡一把撩一把,名声像臭豆腐。

花头臭归臭,但用起来很香。村上遇上红白喜事之类的大事小事,总乐于请他帮忙。有时甚至于不请自到,干活从不偷奸耍滑。

花头还有另外两个绰号:“汽油灯”和“瘌痢头”,村上的人有事没事总拿他开心。他总是笑眯眯的,从不翻脸。你叫他“汽油灯”,他就弯下腰让你给他打打气,加加油,甚至于他会自嘲的唱上一两句“红灯记”——“红灯高挂映头照!磨剪子喽,戗菜刀!”一片哄笑声。

孩子们遇见他也有一段“天津快板”:“瘌痢头上三根筋,牵牵拉拉上南京,南京城里大菩萨小菩萨,保佑我瘌痢乖乖长头发!”花头笑着假装追赶,也讨起了孩子们的便宜:“你要是敢说我日你妈我就打死你!”孩子们才不怕他哩:“就敢就敢,就说你日我妈,就说你日我妈!”孩子一边倒退着一边说着,跑回了家。妈妈摇搖头笑骂着:“这个天杀的花头哎”。

花头,有时不识时务。那年,他跳进隆冬的冰窟中,将地主婆高桂花救起来,被专政组关了七天,在里面抽筋拉稀发高烧。 也许他命大,总算挺了过来。放出来的那天,还是咬着那句比石头还硬的话:“是命都得救!”。

这次花头没有那幸运了,没有闯过鬼门关。据说走得也不光彩,是为三寡妇家救火摔死的。人们都说他和三寡妇有一腿,但三寡妇的哭丧哭得有些奇怪:“我真该死呀,我怎么不让他睡一觉呀”。

花头死了,村上的人都来了,那些被花头占过便宜,已长大成人的孩子们也来了,都来为花头送上一程。

有人说花头去了天堂,有人说花头去了地狱,众说纷纭。阴阳先生,口中念念有词,说了一句大家都听不懂的话,大家却出奇统一地“哦”了一声,了了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