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致敬钟南山院士 (外一首)

2020-02-07 11:24

霜扣儿

用多少文字,我才能计算出

人间的八十四年,已为一个人的生命

堆积起多高的风雨沙石

在夕阳的微光下,这些风雨沙石将以怎样的重量

令一个人视世上万像皆如风烟之轻

再不会引发半点激越与悸动

那飘浮着的,发生过的,所有离合甚至生死

早该薄雾一样,轻轻地在过往中挂着

失去敏感与锐利疼痛之力

一切都如茧子,包裹住那颗看尽千帆的迟暮之心

然而你没有,你说你要去武汉

那地方与病毒没有距离,你要去的地方

是至爱亲人的远方

儿孙们的担心留不住你

除夕之夜的灯火留不住你

与十七年前一样,你的夙愿与初心

再一次把“钟南山”三个字放在解除警报的大门前

我在屏幕上,看你的耄耋之年

醒目地对照着红十字,你的昼夜都给予了疫区

那一腔热血汹涌着,会不会令防护服颤抖

它再厚重,也不能隔住蓬勃的心跳

睿智的眼睛凝视着,护目镜也挡不住你的锐利之光

一个本该功成身退的人啊,把这么宝贵的时光

不惜分秒都给予了陷于疾患的武汉

一个本该颐养天年的人啊,依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一言一行都系着千万人求助的目光

及万千家庭解除病痛的渴望

一个八十四岁的老人,目光如此坚定

我知道这信念一半是奠基于学识的渊博

一半建树于使命与责任

一个八十四岁的老人,身姿如此挺拔

我知道这骨架一半挺直于大爱之心的道义

一半发乎于良知之光的肝胆

现在我写下“钟南山“这三个字,倍觉文字轻浅

再真挚的心意也显得极度卑微

然而除了这苍白浅显的诗歌,我还能送给你什么

我总不能任敬仰之情如滔滔大河

因羞于表达,而不敢倾泻

致敬前线医护人员

走向医院前,你回回头

向身边的一切微笑着坚定地,挥挥手

你是父亲,儿子,哥哥,弟弟

你是母亲,女儿,姐姐,妹妹

你向所有亲人挥挥手,微笑着说一句

若有战,召必回

听不到号角,但战斗已经打响

看不到流血,但生命的大难已经到了

你们从四面八方走来

你的身后,也许是一条家乡的马路

也许是从远方驶来的列车

也许是一架从高空降落的飞机

这些也许的词语后,站着你们的父亲,儿子,哥哥,弟弟

母亲,女儿,姐姐,妹妹

这些亲人的词语上,含着他们担忧的身影

及送你远行时一再地叮嘱,及不能放声的低泣

你向医院走去

你的时间交给了厚重的防护服与夜以继日地忙碌

你的命,交给了一个与健康近在咫尺

又几乎远过天涯的隔离区

这个时候,我相信你没有精力

去想象残忍捕杀野味之人获利后的笑脸

及那些餐桌上推杯换盏的欢声

没有时间去思索要以怎样的法则

来判定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失衡之罪

甚至不可能分出一秒,寻找一些大词

来概括你的存在,与社会,人民,及祖国是怎样的关系

你只是义无反顾地去了

沿着岗位与职责这条简约的路线

推开除夕之夜的团圆饭,从全国各地

奔向疫区,离开老母亲与小儿女

走过空荡荡的街巷,走向需要你救治的生命

这个时候,我相信你的心里也有惶恐与委屈

你的身体也会因疲惫而想好好睡一会

你的情绪也会因紧张,而精神恍惚

但是你去了,并坚持着守在那里

你的血肉之躯以天使的名义,在生死的关口上迎风伫立

任汗与血交加,汇合出一个大写的“人”字

写到这里,我倍觉文字苍白

然而除了这浅显的诗歌,我还能送给你什么

我总不能因表达不尽,而羞于发声

总不能因痕迹太浅,而不尊重自己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