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热门推荐 > 新闻详情

“95后”护士支曼曼: 从长发齐腰到光头上阵

2020-02-17 11:10

光头的支曼曼还是喜欢自拍

全副武装准备“进仓”

在江苏省人民医院援武汉医疗队的队伍中,出生于1997年9月的心脏大血管监护病区支曼曼年龄最小。但她业务能力非常出色,看到报名通知后主动报名上疫情一线。“我报名,我报名,我报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她在微信里对护士长说。这一幕,心脏大血管外科监护病区护士长管玉珍还记忆犹新。

到武汉后工作情况如何?第一次“全副武装”进重症监护病区有什么感受?以下是记者和支曼曼的对话:

问:为啥理了个光头?

答:因为我当时头发很长,可以说是“长发齐腰”吧!但不方便打理,平时自己洗头要花很长时间,比较麻烦。这次要来武汉支援,我就想剪短一点,避免感染,想想干脆剃光了,方便。我觉得光头也很酷嘛,很多人说我光头造型更美了,哎,没想那么多,反正我觉得现在特别方便。

问:当时怎么想到报名的?家里怎么想的?

答:当时护士长在群里说急需名护士报名支援武汉,我是2018年工作的,可能初生牛犊不怕虎吧,就直接报名了。作为一名年轻的医务工作者,我也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我希望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发挥专业特长,帮助更多人。而且之前我们医院已经派了好几批队员,我想我也是可以尽一份力的。

出征前很匆忙,我给在淮安老家的爸爸发了一条信息,我说,爸爸,我去武汉了。爸爸当时就给我回了一个电话,让我好好照顾自己,平安回来。告诉我家里一切都好,安心工作,不要担心。因为当时在忙着收拾行李,也没有多说。

问:第一次穿防护服“进仓”什么感受?

答:说实话,在进仓之前是有点紧张的。害怕自己做不好,拖大家后腿,影响工作。但是我们队长带我们进行了严格培训。2月14日那天,刘云队长很严厉地对我们训话,当时我就很感动,她就像一个大家长,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心疼,希望我们完完整整的来,完完整整的回去。当时我暗自想:我一定可以的。

我是第六批“进仓”的。第一次进重症监护病区的时候有一点不适应,因为第一次穿那么厚重的防护服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会感觉到闷,明显有缺氧的状态。很难受,难以支撑的时候,我想哼些平时喜欢唱的歌鼓励下自己,但是在封闭的空间里只觉得没有力气,哼不出声音来,唱了两个字,还是放弃了,就在脑子里想想吧。穿上防护服后,动作幅度不能大,但是适应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好很多了。唯一麻烦的是,我还戴着近视眼镜,每次呼气,眼镜盒护目镜上都会有一层水汽,时间长了就会成水珠,视野都模糊了。等我下班后,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湿透了。

问:在“仓里”做哪些工作?病人都对你说过什么?

答:进仓之后,我的工作就是做常规的治疗和发药,以及给患者分发餐食。病人都蛮配合的,我每次治疗时都会先敲门,病人都会说,好了,我戴好口罩了,可以进来了。有时候他们都会好心地跟我说,“小姑娘,别过来别碰我”。做完治疗都会跟我道谢。感觉大家的心态都挺积极乐观的。

问:疫情结束后,最想做什么事?

答:疫情结束后,我最想回淮安老家,陪陪家人。这次走的太匆忙,都没能跟他们好好道别。上次见他们还是农历新年前,我回了一趟家,但是年三十那天又回南京上班了。本来准备年后休息时再回家看望他们,但是现在因为疫情需要,我就直接来到武汉了。就觉得有点对不起家人。我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早点回家看父母。

通讯员 周宁人 董菊 记者 徐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