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书法臆想:晋如仙、唐如圣、宋如侠

2020-03-19 13:24

自魏晋始,人之主体意识觉醒,书法风神得入大道。借古人品藻之理,窃以为“晋如仙、唐如圣、宋如侠”,以应“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之定论,或无不可。

晋如仙人之飘逸,见于二王一脉。或曰:婉若游龙,翩若惊鸿,或曰:详察古今,尽善尽美,或曰:右军本清真,潇洒出风尘,或曰:龙跳天门,虎卧凤阙,后世钟爱书圣,顶礼膜拜者代不乏人。然而,穷尽智者千百,才俊无限,终难复臻其妙者,盖因其形易描,而其神难追也。晋人特有的仙气与空灵,分明一种由内向外的强力辐射,岂区区笔砚所能描摹!私门诫誓,挂印归隐,放浪山水,不问世事,右军骨子里的真飘逸,后世几人哉?!心手双修,不可偏废,放下名利念,发乎真性情,而后从心所欲不逾矩,其人也,既非物质之人,亦超道德之人,归乎天地境界,方可下笔无尘,仙气袖出。

唐如圣贤之典雅,堂堂正正,八面停匀,从容安和而又格外精致,以期尽善尽美,让人一见之下肃然起敬。如果说晋字如游龙舞鹤,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则唐字当如精金美玉,令人爱不释手。唐虽师于晋,却无缘晋之飘逸玄远,而旨在重建秩序、大兴规范,其凝聚幻化之妙,推陈出新,催生奇葩异卉。欧虞褚薛,颜筋柳骨,虽环肥燕瘦,但对于法度和典雅气质的自觉追求与崇尚,却是高度一致的。即便是颇见性情的行书之作,也往往难舍法度,“右军如龙,北海如象”,其遣意放笔之间,比之晋人少了几分清新,多了几许笃实。

宋人苦心寻绎之下,借习唐法,汲取晋韵,以文渊慧海之心斋做炉,终致冶出独具特色的“尚意”书风。意者,意韵、意趣之意也,恰似雨夜中的电石雷火,精神世界的飞瀑流泉。尚意,需要形质的支撑,气韵的充盈,却无需枷锁的累赘。宋人贯通晋唐,写出新意,实是翰墨千秋之幸事。细审苏黄米之楷行,浓浓的书卷气里分明有一种豪侠气在,可谓是书中有剑气,如龙泉挂壁,隐隐有声。其美颇壮,如健儿跃马、壮士弯弓,比晋多了一份阳刚,比唐多了一份洒脱。在一个崇文抑武的世界里,借纤纤秋毫得以挥洒出夺人心魄的豪侠之气,也许是冥冥中的阴阳互补吧,拟或就是那些胸藏家国情怀的生命从心底泻出的笔墨之本色吧!

萧枫

宋 苏轼《致长官董侯尺牍》,台北博物馆藏。

晋  王羲之《袁生帖》,日本京都藤井有邻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