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西方绘画里的疫情

2020-03-19 13:25

历史上传染病一直威胁着人类。而在科学无能为力的地方,艺术作出了它的回应。请看西方历史上的艺术家们如何用艺术来与传染病作斗争。

黑死病:对于恐惧的驱逐或直视

公元590年,罗马发生大瘟疫,霍乱和斑疹伤寒可能是造成这些灾难的某些原因,但最为出名的罪魁祸首是黑死病。教皇格里高利一世率领罗马市民举行了忏悔游行,传说行至哈德良皇帝墓前,格里高利一世看到天使米迦勒展翅立于陵墓顶端。不久之后,危机便解除了。于是,天使米迦勒的形象很快被当成抵御疾病的护身符。意大利画家圭多·雷尼(Guido Reni)的作品《圣米迦勒击败撒旦》(St. Michael trouncing Satan)反映了当时的情况,在社会中广为传播。

比利时弗拉芒族画家安东尼·凡·戴克(Anthony Van Dyck)的《圣人罗莎莉娅》(Saint Rosalia)表现了这位在鼠疫爆发时期的守护神。在凡·戴克的笔下,罗莎莉娅身着棕色长袍,长发缠绕,她朝向天堂的方向,看起来健康而自信。

乔瓦尼·马丁内利(Giovanni Martinelli)的《死亡来到餐桌前》(Death Comes to the Dinner Table)看似是一则过时的寓言,三位年轻的花花公子坐在丰盛的餐桌前,对于角落里骷髅样的访客流露出警惕和不快,而画面中心的一位年轻女子则直接吓破了胆。这些以瘟疫为主题的艺术作品中蕴含着温暖、鼓舞的光明力量。

梅毒:风流与道德

梅毒的起源传说是被哥伦布从新大陆带回了欧州,从此以后,它就像一个幽灵,一直游荡在欧洲大陆上。德国文艺复兴领军者丢勒(Michael Wolgemut)1496年的彩色版画作品《身患法国病的人》是已知最早的关于梅毒的艺术作品。

常以死亡作为主题的挪威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在19世纪末期创作了《遗产》(The Inheritance),作品描绘了一位母亲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哀悼自己奄奄一息的孩子,因为她将梅毒传给了他,而这也很可能就是作者在医院看到的真实场景。

到了18世纪,出于各种复杂的社会原因,人们开始用玩世不恭的、讽刺的态度看待性和梅毒。英国荷加斯的《时髦婚姻》系列和托马斯·罗兰森的讽刺漫画就是其中的典型,《时髦婚姻》是一系列组画,描绘了当时英国社会没落的贵族和新兴的资产阶级之间出于利益交换的联姻,讽刺了所谓的上流社会的虚伪。

艾滋病:从艺术到社会运动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艾滋病在美国开始成为一个日益普遍的现象。它对纽约艺术界产生了巨大影响,激活了一场20世纪最高效的艺术家主导的政治运动。当时基斯·哈林(Keith Haring)的《无视=恐惧,沉默=死亡》留下了艺术的印记,记录、抵抗、纪念这场事件。

 钱雪儿


意大利画家圭多·雷尼《圣米迦勒击败撒旦》

比利时弗拉芒族画家安东尼·凡·戴克《圣人罗莎莉娅》

乔瓦尼·马丁内利《死亡来到餐桌前》

英国荷加斯的《时髦婚姻》


德国文艺复兴领军者丢勒《身患法国病的人》


美国基思·哈林《无视=恐惧,沉默=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