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热门推荐 > 新闻详情

全国人大代表孙景南建议—— 将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行为纳入刑法调整

2020-05-28 09:19

本报讯 (通讯员 宁人宣 记者 朱波)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原因是多样的,但故意隐瞒重大隐患或对重大隐患视而不见,是绝大多数事故发生的共同原因。5月27日,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中车南京浦镇车辆有限公司电焊工高级技师孙景南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将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的行为纳入刑法调整,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

孙景南介绍说,2019年11月南京市专门出台了《南京市安全生产举报奖励办法》,目的是建立健全共建共治共享的安全生产社会治理体系,加强安全生产领域社会监督,鼓励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举报安全生产重大事故隐患和非法违法行为,有效防范和遏制事故发生。办法公布后仅一个月,市应急管理局就接到举报87起,其中举报安全生产隐患的达84起。根据举报,市应急管理局查处了3起非法储存危险物质案件,均存在重大事故隐患。

“现行法律法规规章对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只有行政处罚规定,且罚款数额也不高,法律追究力度明显不足,几乎起不到对违法人员的震慑作用。”孙景南经过调研认为,将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的行为纳入刑法调整,应当是实现安全生产领域事故明显下降,特别是遏制重特大事故的有力抓手。

如何界定“故意隐瞒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孙景南做了大量的调研,请教了多名法律界专家,最终形成了这份建议。她说,具体操作上,在《刑法》分则第二章第一百三十九条后,增设一条新罪名,即第一百三十九条之二“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罪”:违反安全生产法规,对重大事故隐患隐瞒不报情节恶劣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孙景南认为,安全生产事故隐患排查治理作为安全生产领域的重要环节,关系着企业安全生产经营秩序,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这种行为对公共安全造成了危害,即使不单独设立罪名,也可以考虑从立法解释角度,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其定罪量刑。

“如果因为没有造成损害后果,就不要承担法律责任,那么就会使很多直接责任人员存在侥幸心理,客观上纵容和助长了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行为的发生。”孙景南说,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明确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行为的性质,应为危险犯,把这种行为归为犯罪,以违法情节是否恶劣作为是否构成犯罪的标准,而不论其是否已经造成了后果。

负有隐患排查治理责任的直接责任人,瞒报、不报重大事故隐患,其主观心理状态是故意;在客观方面,存在危及公共安全和他人安全的危险,宏观层面破坏了安全生产稳定秩序,社会危害性较大,使法制的权威性和严肃性遭受损失,同时也不符合依法治国的应有之义,所以应当受到相应的刑罚处罚。

孙景南说,为防止直接责任人存在侥幸心理,从源头上打击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行为,建议将故意隐瞒重大事故隐患的行为纳入刑法评价范围,这同时也是刑法社会机能的体现。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有效地将安全生产事故隐患排查治理落实到位,保护公共安全、公民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