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方寸之间】 老明信片上的八达岭

2020-06-27 21:27


1898年德国海军司令海因里希王子来八达岭长城,在八达岭关城准备登城。摄影师科鲁滨摄影,在德国印制的人工着色明信片。

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自豪和骄傲,也是世界人民眼中的伟大作品。自鸦片战争后,西方人频繁出入中国,很多人亲眼目睹了长城——这一伟大的中国建筑奇迹,并为之深深震撼。

20多年前,笔者偶然间收到了一枚清代由外国人印制的八达岭长城明信片,方知100多年前,外国人已经把长城传播西方。1873年,《伦敦插图新闻》刊出一幅由英国皇家部队军官绘制的铜雕版画——《中国万里长城一景》,画面上是来往八达岭关城、经过八达岭长城东西城门的商贾和载货驼队。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西方的一些考古学家、探险家、旅行家接踵而至,他们都对巍峨的长城,特别是八达岭长城饶有兴致。1903年至1914年之间,他们通过相机拍摄,并在全世界印制和发行了大量有长城照片的明信片,兴起了一股“长城热”,这段时间的跨度虽然不长,影响却十分深远。这些明信片第一次把长城清晰的影像传播到西方,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一份宝贵的历史资料。

那段时间里,在北京居住的外国摄影师中,有英国人、日本人、美国人、意大利人、比利时人、德国人、法国人等,他们频繁到八达岭一带拍摄。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向来华旅游的外国人出售八达岭长城明信片,是北京为数不多的照相馆争相开展的一项业务,客观上使这一伟大工程名扬世界。

 孟宪利

图①:1906年日本摄影师山本赞七郎印制的单色明信片。八达岭北四楼,明长城中经典的敌楼,建在海拔660米的山顶上,上下两层,四周开有箭窗、垛口和射孔。这里地势险要,视野开阔。

图②:随德国海军司令海因里希王子登八达岭长城的摄影师科鲁滨,在回京的途中拍下的八达岭“五桂头”和骆驼队。

图③:1903年开始,美国旅行家威廉·埃德加·盖洛来到中国,拍摄了大量长城照片。这是他拍摄的八达岭北四楼长城,印制成明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