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品玩趣说】 杨贵妃“出浴”与摩登上海

2020-06-27 21:27

王叔晖:《杨妃出浴图》

东西美人海水浴,《小说时报》第九号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离不开女体的日常消费。从好莱坞电影、新感觉小说、海水浴场、封面女郎,乃至小报的流言蜚语……诸如“模特儿”“肉感”“裸体”等字眼无所不在,无不刺激感官、撩拨想象。媒体不等于女体,但没有女体就失去动感和活力。

晚清以来的报纸与小说如《点石斋画报》《海上花列传》就有表现女性与都市时尚的内容,但上述女体消费的“肉感”倾向得从清末民初的“杨贵妃出浴”说起。

“出浴”一词所含的窥秘遐想当然缘自女体,而白居易的《长恨歌》则挑开了文学空间的帷幕:“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唐明皇“赐浴华清宫”不光炫耀其专宠杨贵妃的排场,作为“天生丽质”的特质,其“凝脂”成为凝视的焦点。从“香草美人”的文学传统来看这一点,如果与曹植的《洛神赋》作比较,对美人的外观与体态的兴趣转向“体验”,是更为世俗与人性的。

民国时期“贵妃出浴”的画作不绝如缕,包括国画、油画、连环画、漫画等画种,不乏名家染指。1910年8月创刊的《小说月报》属商务印书馆旗下刊物,作风较谨慎。我们可看到小说杂志及其他杂志,如何在“杨贵妃出浴”与“海水浴”“海水出浴”等词语之间转接与借用,皆伴之以图像。这类消费性亮点也透露出文化产品之间互相竞争的生态,其中图像资源与印刷制作技术等都起到一定的作用。这几幅彩图很像明信片,不像在海水浴场,如“海滨出浴”的标题所示,海滨具装饰意味,女子们在摆弄姿势,具戏剧表演性,当然更有观赏价值。

 陈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