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详情
首页 > 专栏 > 新闻详情

【悦读悦美】 我的父亲

2020-07-20 08:57

 崔   蕾

人的感情,真的很奇妙。很小的时候我就特别依恋父亲。

我出生在70年代,那时农村还是生产队的形式,父亲是村里的手艺人:电工、机修,开车,他都会。村里有事让他出差也是常有的事。听母亲讲我三岁那年,有一次父亲去县城出差,几天后我就病了,茶不思饭不想,请了医生来家里,也看不出我有什么具体的病。后来一位邻居来家里串门,看到病恹恹的我随口说道:“这孩子,不是想她爸爸了吧!”谁知听到这话后我是号啕大哭,母亲才明白我的病因所在,原来真的是可以思念成疾,当时没有手机电话,不能直接联系,母亲便四处托去县城的人找父亲,让他速归。父亲知道家里的情况后和同行的人交待了一下便急匆匆地赶回了家,母亲说看到父亲的那一瞬间,我像吃了仙丹妙药,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活蹦乱跳的,一点儿也不见了病恹恹的样子。

小时候我是依恋父亲,长大了是感恩父亲。

像父母那个年代的人,尤其是北方的男人,多少都会有一些大男子主义,而我的父亲却没有。记忆中没有洗衣机的时候,每年拆洗被子或是家里大扫除父亲都是主力军。而厨房里,母亲在灶台上忙碌,父亲在灶下烧火,两人家长里短的闲聊的一幕,无论何时想起,都是让我倍感温馨的一幅画面。而每当逢年过节,家里改善伙食,父亲总会把好吃的先堆在母亲和我们几个孩子碗里,然后笑眯眯地说:“我经常外面跑,吃的亏不着,你们吃不要管我!”从父母的相处方式及母亲每天上扬的嘴角读懂了女人的幸福:并不是你找了一个多么优秀的人,而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对你有多好。

印象中,父母也有争吵。而每次,无论父亲有没有错,都是父亲点头哈腰地给母亲赔礼道歉,哄母亲开心,硝烟弥漫的战场总会在父亲的努力下又变成了其乐融融的家。父亲常说:“家,不是说理的地方,做男人要大度,懂得包容与忍耐,对方有没有错都不要去责怪,吵赢了你却输了感情,适当的示弱,并不会影响你的形象和地位,却会让鸡飞狗跳的家变得温馨和睦。”的确,父亲的形象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在我的心中树立起来了,而且越来越高大,我感激父亲给我们几个孩子创造了快乐幸福的生活氛围。

家里四个孩子,只有哥哥一个男孩,但父亲从来不会偏爱他,父亲和母亲说:“女儿以后也不知道会嫁到什么样的人家,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要多给她们一些爱,儿子留在我们身边,即使结了婚我们也有机会照顾他。”这些话父亲从未和我们姐妹几个提及,和母亲闲聊时才得知父亲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时,我不禁心生感动。

上高中后,学校要上晚自习,和同学结伴,但有一段路需要我独行。父亲不放心一个女孩子独自走夜路,总会到我和同学分手的地方接我,一年四季,风雨无阻。那桔黄色的手电筒光,不仅照亮了我脚下的路,更温暖了我的人生。

大学毕业后远嫁他乡,以家为中心的圆越画越大,半径早已延伸出了父母的视线之外,回家的次数几年来都屈指可数,而每每回去,看到不善言辞的父亲手忙脚乱地在厨房想为我们做点什么的样子总会让我心生愧疚。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或许我不会再任性地远嫁他乡,父母膝下承欢尽孝必定会少一份遗憾与自责。

如今,父亲已年愈古稀,青丝已变白发,额头留下了一道道岁月的痕迹,但在我眼里,父亲就像一座大山,他沉默无言,始终耸立在那里,无论何时回头凝望,都会让我心生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