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工人报

新媒体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抖音扫一扫
打开微博扫一扫
首页 内容详情

荣格的塔楼

发布时间:2021-02-26 09:19:58

唐宝民

荣格是分析心理学大师,多年以来,他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在靠近水边的地方建一座塔楼,这个愿望在1922年开始付诸实施,这一年,荣格买下了波林根的某块土地,并在这块土地上开始建造房屋。

在荣格的计划中,建好的房屋不是一座传统意义上的房屋,而只是一种原始的独层住宅,房屋采用圆形结构,房屋的中央有一个火炉,沿着四壁摆放几张床……1923年,这座圆形住宅建好了,竣工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一座塔楼了。在以后的日子里,荣格不断地在塔楼周围进行扩建,使塔楼变成了一个有相当规模的建筑群。荣格非常喜欢这座塔楼,把它看成是精神之塔,他写道:“也可以说,我是在一种梦境中将它建造起来的。只是后来,我才看出所有的部分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造就了一种富有意义的形态:一种精神完整性的象征。”

塔楼让荣格有了回归自然的感觉,在那里,他与自然融为一体,丰富了精神王国的内涵:“我时常感觉自己像是融入了周围的风景与物体当中,感觉自己生活在每一棵树木里,生活在汹涌的波浪里,生活在云朵里,生活在来来去去的动物里,生活在不断交替的四季里。十多年来,塔楼里的一切都成长为自己的样式,一切事物也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这里的一切都有他们的历史,我也不例外;这里就是为世界与精神的蛮荒之地,为这个无限的王国所预留的空间。”

塔楼里的设施很简朴,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及取暖设备,一切都与现代化格格不入。但荣格并不为此而苦恼,因为他喜欢简单的生活:“塔楼里没有电,我亲自照看壁炉和火炉,夜幕降临,我点上几盏老灯。塔楼也没有自来水,我便亲手从井里抽水上来。我还要劈柴做饭。这些简朴的生活方式使人变得简单,而简单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啊!”

人类最早生活在大自然中,后来逐渐走出山林,在城市中定居,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完全被现代化俘虏了,实际上是被大自然抛弃了。荣格建造塔楼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回归自然,很幸运的事,他真的做到了,他为此感慨地说:“在波林根,我的四周万籁俱静。在这里,我能与大自然和谐共处。此时,思想便会浮上表面,追溯到千百年前,预期至遥远的未来。在这里,创造的痛苦减轻了,创造变得越来越像玩耍了。”

荣格是大师级的精神分析学家,所研究的是人类复杂的精神面貌及心理活动,万事皆流、无物常在,生命也是如此,如流水、如落花,转瞬即逝。但塔楼里的生活,却让荣格找到了一种永恒。1950年,荣格用石头做了一块纪念碑,以表达塔楼对他的意义。在石头的第三面,荣格用拉丁文雕刻上了一些炼金术方面的语录:“我是个孤儿,茕茕孑立,四海为家。我独来独往,但却与自己相反。我既是青年,又是老年。我不知道自己的生父生母,因为我曾像鱼一样从深海捞起,或像颗来自天堂的白色石头。我漫步于树林和山脉之中,但却又藏在人类灵魂的最深处。对众生来说,我终将死去,然而我又进不到永世的轮回中。”

荣格的塔楼,让我想起了梭罗的小木屋,梭罗毕业于著名的哈佛大学,他本可以戴着哈佛的光环走入社会,成为政坛明星或财富的拥有者,但他却选择了一个与世俗生活不同的道路,1845年,28岁的梭罗在瓦尔登湖畔的树林里,盖了一间小木屋,他在湖边种植庄稼、蔬菜,在树林里观察植物和鸟类,在湖中泛舟,在湖边思考问题,在林中的小屋里读各种经典著作,写下了200多万字的日记,写出了美国环境思想史上的经典之作《瓦尔登湖》。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荣格那样的塔楼,它可以作为我们精神的栖息地,为我们守护好人类终极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