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工人报

新媒体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抖音扫一扫
打开微博扫一扫
首页 内容详情

味蕾上的春节

发布时间:2021-02-26 09:20:23

王晓宇

春节是五千年文明古国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是时光码头上一个重要的渡口,除了祭祖拜神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之外,还有很多习俗,如贴春联、放鞭炮、穿新衣、吃年饭、守岁等等……

春节作为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自然与吃脱不了干系,很多美食是年俗特有的,吃起来别具风味,更像是舌尖上的狂欢,味蕾上的盛宴。食物最能表达一个人心情,高兴的时候或者不高兴的时候,都离不开一个吃字,舌尖上的味蕾承载着我们的喜怒哀乐。

小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年根底下,外祖父会做一种甜滋滋的米酒。过年是外祖父最忙碌的日子,他会早早地把做酒用的米泡软,然后沥干,上锅蒸,最后放入缸中,等待发酵。过程很繁琐,等待也很煎熬,然后那酒像山泉水一样,自米中慢慢溢出,很神奇,很美妙,一滴一滴,醇香晶亮,带着一股芬芳。

外祖父做的米酒,只有等到年三十的团圆饭上才能开启。有一年,醇厚的酒香诱惑了小舅舅,他等不及年三十,偷喝了外祖父的米酒,醉倒在酒缸旁边。米酒甘醇,绵软,温厚,酒劲不是很大,一口喝下去,会觉得有一股涓涓细流传遍全身,温暖,舒坦,惬意,是一场舌尖上的享受。

每年的年根底下,外祖母会忙着做年糕,北方人的年糕和南方人的年糕不同,南方人做的年糕是捣出来的,北方人的年糕是蒸出来的。外祖母一般会用石磨磨出来的高粱米面或黄米面做年糕。

蒸屉最底下铺上一层煮熟的红小豆,然后一层黄一层红一层小豆,层层叠叠,最上面撒满干花瓣或各色果脯,出锅后切成整整齐齐的方块,看上去不仅仅是视觉上的享受,口感上也是香,糯,吃的时候,蘸上一点糖,简直美死了。

记得有一年,因为吃多了外祖母做的年糕,肚子痛了一晚上,害得母亲一遍一遍起来冲糖水消积食,这是母亲惯用的土方子。

在北方,春节要连续吃很多次饺子,而每次吃饺子都是有说道的,比如祭灶,祭祖,祭神等等。母亲的拿手好戏是包饺子,包得又快又好。包饺子的功夫在馅料上,面要和得不软不硬,馅要调得鲜香可口。

母亲能做出各种不同馅料的饺子,在母亲的手中,好像各种食材都可以包饺子,白菜的、三鲜的、酸菜的、鱼肉的、素馅的……,母亲像写诗一样,很精致地包饺子,她会包出各种形状的饺子,月牙形的、玉米形的、元宝一形的、花边的……。各种形状的饺子在滚水里转了一圈,变成圆鼓鼓、胖乎乎,吃一口,鲜香可口。

自古有南汤圆,北元宵的说法。每年的正月十五,父亲会亲手滚一些元宵。所谓的“滚”字,其实是把一些馅料,比如红小豆、白砂糖、青红丝、葡萄干、核桃仁、玫瑰花瓣什么的,一层一层,压成厚厚的一叠,然后切成小方块,放在铺满糯米粉的箩里,慢慢地摇。

“摇”得过程很慢长,看着赤裸的馅料,慢慢穿上了一层一层的白衣裳,像滚雪球一样,一点一点变大,挖墙脚变戏法似的,非常神奇。我们都非常喜欢吃父亲手工滚出来的元宵,面皮粘糯,馅料香甜。

春节能吃到的美食当然不止这几样,还有很多很多,杀年猪、蒸豆包、煎炒烹炸就不说了,小时候吃过的冻梨,酸甜冰冷透心凉;小时候吃过的冰糖葫芦,晶莹剔透,酸甜可口;小时候吃过的爆虾片,薄薄的一片,放到油锅里瞬间长大。

“民以食为天”,春节把这个“食”字演绎得酣畅淋漓,有最复杂烹饪方式,有最简朴的烹饪技巧,把源远流长的美食文化发扬光大,把想象力和创造力发挥到极致。舌尖上的美味,承载着丰富的人文内涵;舌尖上的春节,更是味蕾上盛开的一朵美食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