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工人报

新媒体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抖音扫一扫
打开微博扫一扫
首页 内容详情

我的植树情结

发布时间:2021-03-12 10:11:42

董柏云

开始热衷于植树是在三十四前的春天,那时,我从企业调到机关工作,办公室窗前的平台很开阔,就是缺少绿色。周日,我从花鸟市场买来一棵荸荠大小的铁树苗,置于紫砂花盆里,两片枝叶似凤尾,左右伸开,小巧玲珑,甚是可爱。

每天上班,我总会像顾盼孩子一样,俯身看看这小铁树的细微变化,由此感到新鲜与惬意,特别令我高兴的是窗前新添了一个绿色的小伙伴。

光阴荏苒,几年以后,铁树的壮实和长高,与小小的花盆极不相称,有时遇到大风,铁树就吹倒在地。于是我又从市场买来一只口径大约40多公分的泥瓦盆,再配上含铁的泥土。换盆以后的铁树,犹如一把撑开的伞,光泽油亮,很是养眼。

古人云:“万物皆有灵。”铁树自然也有铁树之谓“铁”,其杆子如铁打般的坚硬,当易使人想起“铁肩担道义”的读书人、书卷气之类相关联的人和事。我想,当初人们之所以送它这个雅号,也是因为它的气质恰暗合了名士的形象吧。有时,立于铁树前,静静注视它,顿觉诸多杂念会烟消云散,唯有宁静环境四周。

二十一年过去了,单位办公楼的平台要整修,这棵偌大的铁树也在动迁之列。考虑再三,决计把它搬迁到我新居窗前的一块绿地上,算是让它有个真正的归宿。在我看来,这铁树栽到地上之后再不受花盆束缚,从此可以自由生长;另则,每天清晨起来,打开窗户,映入眼帘的还是相伴二十几年的那株铁树,而且管理方便,朝夕相处。

利用闲暇时间,我找来锄头铁铲,在窗前的空地上,挖出掩埋在泥土下的砖头瓦砾,不多时挖出箩筐大的土坑。自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从机关单位的高楼平台上把铁树搬到楼下,再把它搬运到刚乔迁不久的新居,确实是累得气喘吁吁,但我却乐此不疲,似乎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感觉。

树木不负有心人。经过这样的施肥、浇水和管理,如今窗前的那棵铁树长得枝叶茂盛,呈现出勃勃生机和活力,树身明显地高了,树杆也显得更粗了,再无被风吹倒之虑。每每看到铁树在不断长高,也时时生出对铁树的期盼和对大自然绿色的眷恋。意想不到的是,去年这棵铁树开花了,花柱像刚出土的毛笋粗壮无比,黄黄的花蕊,煞是好看,顿时迎来不少邻居观赏。

因这树护养的好,有人戏称我为“护树使者”。其实,我觉得,只要我们稍微改变一下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人人都可以成为“护树使者”、“护花使者”、“护绿使者”。问题的关键是要“心中有绿”,从身边小事做起。